首页 观察 创业 正文

青苹果健康徐嘉子:做熟人医患,滴滴打车给了我灵感

作者:陈心怡 时间:2015-08-21 0

青苹果健康CEO徐嘉子

初见面的下午,徐嘉子扎着利落的马尾,她的眼睛很大,笑声爽朗。除了女神的标配瑜伽、油画、红酒、骑马之外,你不会想象到眼前这位80后CEO正在做的,是试图给移动医疗领域带来颠覆性变化。

近几年,移动医疗行业的创业浪潮正在涌动。与“春雨掌上医生”、“好大夫”不同,徐嘉子所创立的青苹果健康正致力于“熟人医患”的线上沟通,并将目光完全锁定在诊后环节的问题处理上。目前这款APP有将近10万名医生注册,在上海三甲医院的覆盖率已达到100%。2014年8月,青苹果健康获得顶级风险投资基金金沙江五百万美金的A轮投资,目前公司正在进行B轮投资的洽谈。

交通大学学药出生,哈佛商学院深造归来,这位学霸CEO为什么不走寻常路?徐嘉子笑道:“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我很喜欢跟一帮好玩的小伙伴做一件好玩的事情。”从在交通大学念书的时候起,学校的活跃分子徐嘉子就已经心心念念想要走一条创业的道路,“我不想在一个现成的体系里按照一个既定的道路去走。”

2009年到2011年,徐嘉子前往哈佛商学院进行求学深造。在一堂案例教学课上,她接触到了一家波士顿医疗创业公司American Well,“当时我一看到这个模式,我就说这是我想做的事情。”她的语速很快,但是咬字清晰而准确。

这家由两名哈佛医学院博士所创立的公司,通过在线诊断连接医生和病人,让一些简单的病情诊断在这个平台上完成,缩减了双方在问诊过程中浪费的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已经成功获利。“一个是视频聊天技术,一个是传统的医疗行业,两者嫁接起来让看病这件事情变得非常方便。”美国商业保险的成熟以及诊断记录的透明化让这一环节运转得非常好,随后徐嘉子将美国与之相关的移动医疗都深入了解了一遍,这更加激发了她想在医疗行业创业的念头。

而最终让徐嘉子彻底下定决心回国的是一次前往印度的医疗旅游项目。

“在我没去之前,印度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很落后的国家,医疗肯定很差。”但是当真正踏上那片土地的时候,徐嘉子被印度医疗产业的景象深深震撼到了。“印度70%的医院都是私立医院,市场化做得非常好,而且那些在英国、美国的印度人获得了医学的学位之后回国都可以直接去当医生,印度将国际上很多优秀的印度人才都引回到了国内。”在徐嘉子视线和脚步所触及到的印度医疗,都与中国的体系与现状截然不同。

“他们都自己开医院,每年赚一千万以上,活得像皇帝一样,而医院则搞得和七星级酒店一样。”这其中巨大的差异让徐嘉子当场就决定回国,在她看来,中国这个医疗体系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回国之后,徐嘉子并没有立刻风风火火地投身于医疗创业,而是做了大量的摸索,思考怎样去从一个细微的切口切入医疗这个行业。在那段时间,她去当医药代表和医生进行直接的接触沟通,又去做策略、做市场、做投资,她也曾试图做一个医生的点评网,又觉得不靠谱而无疾而终。

然而最终带给徐嘉子创业巨大灵感和触动的则是滴滴打车的成功。“你仔细想一下,打车行业跟医生这个行业很像。”她解释道,这两个与安全紧密联系的行业都被层层把控,管理非常严格,而滴滴打车则是用一双手将出租车司机拉了出来,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解放。“滴滴打车通过一款非常简单的产品,通过一种新的模式彻底颠覆了出租车公司跟司机的关系,我们肯定也可以。”出于一种非常原始的冲动,徐嘉子创立了青苹果健康。

“那个时候团队只有两个人是全职做的,一个是画画的,一个是写代码的。唯一的销售是我,而当时我还在大公司,所以加起来是两个半的人。”徐嘉子笑着说道。

2013年8月18日,青苹果健康正式在上海成立,并获得数百万天使投资。同年11月,青苹果健康APP正式上线运营。

在大部分人的普遍认知中,移动医疗行业创业最大的心理障碍是政策壁垒。但是当徐嘉子真正踏入这个领域,却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在创业项目的逐步推动中,她总结下来,大家最大的心理障碍其实是以下这两方面:一块是医生对移动医疗的认知,因为很多医生还是很不习惯,另外一块则是技术壁垒。但是徐嘉子相信,只要有利益在里面,这些一定不是壁垒,“因为滴滴打车用实际的行动去证明政策不是个问题,用户的年龄不是个问题,技术不是个问题。你只要能抓住痛点就可以了。最后证明我们的做法是对的,都是投资滴滴打车的原班人马投我们的。”

为什么要做熟人医患?一般情况下,医生并不愿意把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给病人,他们有自己的心理障碍,但是病人又渴望能与优秀的医生保持一个长期的联系,这就在沟通中造成了停滞与矛盾。而所谓的熟人医患是指病人已经到线下看过一次医生,在线下已经有一个初步诊断的前提下,病人能与医生保持后续的沟通,青苹果健康所做的就是让一些诊后问题在线上得以更加完善的解决。

“医生才是我们的原点。”徐嘉子清楚把握好医生端的资源才是核心,所以他们从来都没有在C端进行推广,而是用地推的方式去吸引最好的医院的主任和副主任级别的医生,再慢慢往下推动传播和分诊。

青苹果会为每一名注册的医生打造一个专属的二维码的名片,如果医生愿意提供名片,患者即可通过微信上“扫一扫”的功能进入青苹果健康的平台与医生进行图文消息沟通,比如患者术后的伤口恢复情况,都可以用拍照的形式发送给医生寻求持续的沟通。所以患者端的增长完全是由医生控制的。

“医生的回复率是95%,基本上都能做到当天回复,有些医生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回复。”她继续说道,青苹果健康APP会对患者的提问进行消息推送,医生则利用零碎的空闲时间对问题进行回复。如果患者有更进一步的需求,则可以提出电话咨询,他们首先找到医生完成付费,再由客服来协调预约电话沟通的时间。电话咨询的费用是10分钟99元,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医生认可病人,病人也认可这个医生,才能完成沟通,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而平台不参与提成。

在医生方面,青苹果健康主要通过两条路线对医生的身份进行审核,一条路线是向申请注册的医生索要工号、医院、职称等信息;另外一条路线是搜索申请信息上所填写的医院及电话,将总机转到医生个人处,在事前未告知身份的情况下对其基本信息进行一项项核实,保证这名医生是真正的医生。

目前整个移动医疗行业其实都在摸索一个盈利模式,青苹果健康也是如此。

青苹果健康的一个盈利模式是“送青苹果”,患者可以在微信平台或者APP端充值购买虚拟礼物,医生回答了他的问题,患者可以赠送一两个青苹果或更多,在数量上不设限。患者购买青苹果的话是2元钱一个,购买多数会有打折的优惠。未获取某位特定医生名片的患者可以在平台上进行搜索,医生可免费或自定义青苹果数来接受患者的提问。医生收到“青苹果”后可以在医生端进行变现,平台在这个过程收取提成获得盈利。

同时,另一块盈利的点则是配药功能的开放。“我们也是听到患者的反映,比如有些外地的患者跑到上海来其实就是开一个药,他们每次吃的药都是一样的,但是一开只能开两个星期。两个星期来回跑,其实很累。”通过青苹果健康的平台,患者可以提供一个配药申请给医生,医生在接到后会手写一个处方,然后拿手机拍摄后上传后台。后台收到这张申请或处方单后便将要求转给青苹果健康的电商合作伙伴,由他们负责药品的配送,为患者直接送货上门,在这个流程当中医生可以获取一定的补贴。

目前团队正在将这种模式在其他城市进行复制推进,而北京的三甲医院覆盖率也已经达到了100%,三甲医院医生的覆盖率达到了50%左右。“我们现在只做了一个环节,就是熟人医患之间的沟通,以后我们肯定就做开了。”后续环节其实还有很多需求,包括配药、手术加急、检查报告等一整套的环节还没有被打通,徐嘉子坦言:“这块东西我们现在都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做。”

“创业本身就只能在资源极其匮乏的条件的当时当刻做到最好,我们肯定是做得不够好,不够完美的,但是在这个阶段我们已经做到最好了。”青苹果健康的团队正在逐渐壮大,成员也从一开始的两个半人逐渐成长到六十多人。

近日,青苹果健康联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学生会、上海中医药大学学生会共同发起的“尊医宣言”的4分多钟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走红。“我们不是什么天使,我们是有血有肉的人。”“即使这样的医疗环境,我也觉得是不后悔。”该视频在微博获得超过1000万次阅读、在微信得到五十多万的点击量,更有超过14万的人签署这一宣言。

“我们一开始做这件事情的社会意义就在于医生跟病人都是弱势群体。Empower doctors,Empower patients,我们都希望他们变得更加强大。”作为活动的发起者之一,徐嘉子这样阐述她的初衷。

谈到未来的发展,徐嘉子的语气很坚定:“有三甲医院,有好的医生的地方,都会出现青苹果健康。”而她的愿景,就是为医生打造属于自己的个人品牌,“让医生更有尊严,也是让病人更有尊严。”

fengsan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 2011 - 2020  钛锋网  TMTForum.com  沪ICP备150136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