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观点 案例 政策 数据

张晓军:唐乡成为新一代“乡村生活综合体”的改造之道

张晓军 / 2016-10-26 / 案例 / 0

唐乡是什么?形象比喻,唐乡实际上就是度假村:

一、唐乡把传统村庄改造成了具有度假、旅游、养生、养老功能等全新功能的度假村型社区。

二、实现了在村庄里而不是酒店里度假。

这样的度假村就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星级酒店类型度假村。随着唐乡建设的不断深入,我们对于唐乡的理解也会不断调整、拓展、深化。

——张晓军

唐乡是一个新事物,也是一个新模式,是我们唐人所做的一个新探索,也是我本人后半生所奠定的一个新的事业基础和雏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唐乡非常重要,它不仅仅对于唐人而言,是唐人倡导的知行合一,而且是从传统的旅游规划走向旅游投资和项目运营管理的业务多元化、链条化的一种探索。

一、唐乡的定位

我们把唐乡投资在河北承德市滦平县。金山岭唐乡,位于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两间房乡,金山岭长城北侧,古御道上的一个原生态小山村,而且是长寿之乡,叫苇塘村。这样的一个村庄能够让我们策划许久的唐乡落在那里,充满了偶然性,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已经突破了这种偶然性,开始探索实践金山岭唐乡的可持续发展之路。这里面充满了艰辛。

从去年8月28号唐乡试营业问世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尤其是旅游业内的同仁们,对唐乡很关注,大家不约而同的给了唐乡一个“乡村酒店”的标签定义。今天我先要从概念出发,跟大家做一个解释。

我个人一直认为唐乡不仅仅是乡村旅游项目,更不仅仅是乡村酒店,如果我们把唐乡定义成一种旅游的业态,我认为实际上不是特别全面和准确,我个人一直想把唐乡打造成为一个全新的乡村生活综合体。这种全新的乡村生活综合体,不仅要为居住在乡村的农民朋友服务,提高他们的生活品质、幸福指数、收入等,更重要的是要为我们广大的城市居民提供一种全新的生活空间选择。在生态环境一流的乡村,让城市人口享受到在城市里无法得到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和淳朴的乡情。所以从这样一个发展的目标考虑,我们对于唐乡的理解不能简单化。当然,唐乡的切入点或者突破口,还是旅游业的开发。

唐乡主题院落

“一院一主题、一房一文化”的金山岭唐乡,栋栋房屋、处处院落主题鲜明、外朴内雅。所有的唐乡主题院落散落分布在传统村落之中,鸡犬之声相闻,但又自成一体。材质、工艺方面,现代与传统完美融合,实现了人文、绿色、低碳、环保。一期金山岭唐乡的四个代表性主题院落分别是:梨树下(当地民俗文化主题院落)、云水间(禅修主题院落)、草木里(中草药养生主题院落)、果岭上(高尔夫主题院落),另有“乡公所”社区文化交流体验中心,集“餐吧、书吧、茶吧”和“乡村记忆馆”与一身。

主题院落改造前后对比

11.jpg
12.jpg
13.jpg

二、唐乡的发展背景与意义

为什么要做唐乡?这是很多人问我的问题,今天我也跟大家做一个开诚布公的解释。做唐乡实际上有偶然,有必然。

偶然是源于我作为一个城市居民,跟大家一样,都有一种逆城市化的需求。在中国快速城镇化的大背景下,我们的城市应该说一方面就像上海世博会所宣传的“城市让生活更加美好”,但是我们生活在城市的人也越来越感觉到,实际上城市人的幸福指数越来越低,这个低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社会问题,更重要的还有它的生态问题。

从自己的生活幸福指数角度考虑,我特别希望在郊区有自己的第二居所,在这个第二居所我们可以避开市井的喧嚣、拥堵的车流、肮脏的空气等快节奏生活,带给人的心理和生理压力。

我们也知道,实现这种诉求的途径大概有几种,比如去乡村参加乡村旅游,去乡村当一天的农夫,还可以在所谓的“乡下有我一分田”,体验市民农园,甚至有相当多的城市人群到乡村,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了乡村民居的使用权。

随着我们寻找乡村第二居所的过程不断深入,我们碰到了唐乡诞生的一个必然,就是我们发现这样的一件事情实际上是可以成为一个事业的。个人的诉求,是时代发展的反映。另外一个必然就是唐人转型的需要。我相信这两年很多旅游规划的同行大家都感同身受,各家单位都需要转型,需要突破,寻找新的蓝海。蓝海在哪里呢?我感觉,乡村就是蓝海。

对于唐乡而言,我们做的不仅仅是对农民废弃和闲置院落房屋的再利用,我们实际上是以这种闲置废弃院落的再利用为突破口和龙头,深度全面地介入了苇塘村全村的经济、社会、生态等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全领域的发展。

非常欣喜的是,去年9月11号原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同志视察了唐乡,他认为唐乡首先实现了就地和就近城镇化,这是对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的一种创新。其次他认为通过唐乡实现了城市居民和乡村居民的一种高度互动,形成了一种全新的城乡关系。第三,贾庆林同志认为唐乡填补了中国乡村旅游的空白,能够有效地推动乡村旅游转型升级。

三、唐乡的价值何在?

我们首先要对中国的传统乡村做非常好的价值评估。中国快速城镇化的大潮,越来越多的村落陷入了衰败,但我们的村庄并不是没有价值,很多农民不喜欢村落,实际上是有深刻的、具体的技术原因。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城乡差别,政府对于乡村的基础设施投入严重不足,乡村的经济发展水平过于落后。

我们认为中国的乡村至少具备七大价值,如文物价值、文化价值、科技价值、艺术价值、生态价值等。这些价值如果我们不是站在一个全新的城市化角度来考量的话,实际上我们是无从发现农村所固有的丰富价值。一旦这些价值被我们所认识,我相信我们就能够赋予乡村更多的功能。

所以基于乡村多重价值的发现和评估,我们认为城市的治理、资金、技术、人才等资本都是可以在乡村大有作为的。反过来讲,我们的乡村发展恰恰是因为缺少信息、技术、资本、人才,而导致的乡村社区快速凋敝。所以唐乡入住河北省滦平县之后,为滦平县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收益,不仅有从中央到地方,从北京到外地诸多的领导来视察,得到肯定,而且也为滦平县收获了实实在在的效益。

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因为有唐乡,滦平成为河北省正在建设的省一级美丽乡村示范区之一,其他有西柏坡、怀来等。成为省一级的美丽乡村建设的示范区,就意味着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滦平获得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不仅能够获得省政府建设的资金、政策支持,还能获得更多我们不可预期的各种各样的益处,这对于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而言,都是难得的发展机会。所以唐乡受滦平县政府委托,为滦平县编制指导金山岭片区发展的,叫《河北省金山岭片区美丽乡村发展的规划》,这个规划初稿已经完成,甚至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成果用于指导这个片区美丽乡村的建设。

实际上,在京津冀一体化大背景下,作为河北省与北京市对接的前沿阵地,滦平县实际上承载了众多重要使命。

当地的老百姓告诉我,现在乡里的领导,基本上每天都到唐乡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老百姓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问一问唐乡碰到了什么难处。苇塘村以前没有自来水、没有污水处理、没有网络、没有路灯,现在这些问题全部得到了解决。

所以唐乡落地苇塘村之后,我们做了很多工作,这些工作说起来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在改造农村传统建筑房屋的时候,我们虽然自己做了很好的建筑规划设计,但是我们发现拿着我们的图纸到现场,在施工的时候很多的设计真的是纸上谈兵,没法落地,所以我们在施工现场只能是边改动设计,边施工,甚至是先施工,后设计。这样的设计开始让我们很苦恼,后来发现这也是我们设计师的设计成果,能够和具体的实践相结合的最完美的方式。

滦平县还有保存完好的,具有三四十年建筑历史的传统村落、传统的建筑,还有我们久违的这种浓浓的、质朴的乡情,特色浓郁的地方文化,都是我们可望可求的。所以唐乡带给我们很多惊喜,在政治上有巨大的效应,也给唐乡带来了具体的效益和实实在在的收入,还有为滦平,为河北,为承德带来了很多的发展机遇,为苇塘村的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发展机遇。

遇到的实际问题:

比如听当地农民朋友的建议,说房子的墙是多厚,然后一定是冬暖夏凉的,于是我们一期的房子没有做保温,没有做屋顶的保温,也没有做墙体的保温,于是在冬季我们感受到了长城关外的寒气逼人。炕烧的非常温暖,但是晚上我们会感受到烫屁股、冻脑袋,这样的景象也许农民司空见惯受得了,但是对城市人是很折磨的一件事。吸取了这样的教训,我们对一期的房屋和二期正在改建的房屋,我们都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做房顶的保温和墙体的保温了。

14.jpg

再如在项目落地之前,我们并没有对当地的基础设施进行全面的、深入的和真实的调查研究,等我们匆忙地把一期的院落落成之后,发现很多功能无法实现。碰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当地的电压不够,所以电器开始使用之后,就发现全村的电灯都在忽明忽暗。酒店里常用的烧水壶可能三分钟就烧开,但在唐乡可能13分钟还半温不开的状态。比如因为是用的自备井,水压不够,所以我们的洗澡水就稀稀拉拉的。

还有,我们现在使用的移动互联网技术,我们依靠的是4G信号和wifi,但苇塘村就不要说wifi了,移动信号真的是天外之物,老百姓也刚刚使用上有线电视。村里仅有的几户上网的农民,使用的还是电话线。

带来的变化:

大家如果再去唐乡,首先就会发现路已经通了,形成了一个环线;电压够了,全村的电网得到了根本性的改造,而且为以后的发展预留了空间。三,我们用上了自来水,县政府在村里给我们打了两口深达一百米的井,保证了水质、水压、水量。成为河北省的光纤入户的村,而且中国移动开始建设移动信号塔。所以不管是水、电、路、气、网等,全村都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这些基础设施的根本性变化,不仅仅为唐乡的正常运营带来了便利条件,提供基础保障,更重要的是让村民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离开了苇塘村的村民,在刚刚过去的冬天,已经开始回迁了。

这种人口的回迁,我相信对苇塘村而言是一个福音。因为在我们去年刚刚入住的时候,村里的这种衰败让我们大为惊讶,不仅有大家能够见到的,在中国大地上,中国的乡村普遍存在的空心化,更可怕的是人口的空心化让我触目惊心,全村的人口只剩下了老、妇、幼、傻四类人群。

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力量,就是唐乡作为一种全新产业的导入,给全村带来的震动、引导,应该说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是悄悄进行的,而且非常深刻,而且我相信是长远的。

我也相信因为唐乡这样一个全新的旅游产业的导入,或者说开发模式的导入,带给村民的这种发展经济的机会是非常非常多。

就像刚才所言,我们认为唐乡不仅仅是对农民闲置院落和废弃房屋的再利用,我们对于唐乡所在的苇塘村的介入是全方位的,深度的。比如我们认为唐乡的灵魂就像所有的旅游产品一样,毫无疑问的是文化。关于文化的挖掘、整理和基于这种传承保护的创新的设计和使用,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唐乡所在的苇塘村是满族村。我们现在对于苇塘村有一个全新的宣传口号,叫“火山脚下的满族村”。

我们从去年冬今年春开始,对于满族文化的挖掘下了很大的功夫,做了很多工作,尤其是在满族文化的传承和创新方面,我们做了非常有益的探索。

15.jpg

通过红、黄、蓝、白四种颜色反映满族文化的核心颜色变化,也形成乡村的时尚色彩

比如我们试图恢复满族的娶亲仪式进行一次彩排表演,同时我们还委托当地的文化专家,对满族娶亲仪式进行进一步的系统性挖掘整理和恢复。当然,也包括在滦平还硕果仅存的一种传统的音乐形式叫清音会,是把宫廷音乐和道教音乐结合在一起的,据当地的文化专家讲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准备把它请到唐乡来,每周六和周日的晚上,我们做这种助场的演出。

16.jpg

大家也会看到我们在唐乡的旅游商品方面正在做系统的设计,我们从当地的食材,当地的土特产,再到当地的工艺,如剪纸等都做了全面的设计。这个月底就会有数量相当丰富的唐乡特色旅游商品问世。而我们所做的这些工作,实际上都是和当地农民的发展高度结合在一起的。

17.jpg
177.jpg
18.jpg
19.jpg

所以唐乡的开发建设,绝对不是简单的把农民闲置的院落、房屋改造成我们所需要的酒店,唐乡真的是要把唐乡所在的苇塘村打造成为一种全新的乡村生活综合体,一种全新的乡村生活社区。这样的综合体和社区,不仅仅能为当地的农民提供就业、发展的机会,成为他们的幸福家园,也能够为城市居民提供这种非常好的第二居所。这种第二居所不仅仅可以用来旅游、观光,也不仅仅可以用来休闲度假,还可以养生养老,还可以亲子教育,可以满足我们城市人群的一切需要。

所以我们现在在考虑,唐乡到底是什么?唐乡实际上就是度假村,它的概念是两个:

一、把传统村庄改造成了具有度假、旅游、养生、养老功能的新的社区。

二、真正实现了在村庄里度假,这样一个度假村就不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星级酒店的度假村。

随着唐乡建设的不断深入,我们对于唐乡的理解也会不断地拓展我们的思路。

在唐乡建设过程中,我们是充分把握为当地人创造就业的机会,我们还注意实行部门的联动和政策的集成。比如我们跟县妇联合作,我们强调希望妇联能够及早地对留守的妇女进行技能、文明和文化的教育。包括我们对苇塘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建设,我们也给了很多建议,我们希望苇塘村不仅能够通过唐乡项目的落地和实施,带来村里的经济结构的调整、经济的转型以及经济的壮大,更重要的能够带来村民精神面貌的改进和村民水平的提升。

所以我们提出叫样样好,全面红。由唐乡做突破口,实现苇塘村的样样好、全面红,实际上代表了我们非常朴素的发展理念,就是唐乡绝不是简单的投资项目,而是和唐乡所在的村庄这种共荣,共赢、共同发展的综合开发。

四、唐乡的经营管理

关于唐乡的话题或有很多,很多朋友会问唐乡的盈利模式。现在我告诉大家,我们的盈利模式是复合型的:

第一,我们把农民闲置和废弃的房屋院落改造成适合现代人生活居住的场所。这个场所实际上我们要对它进行物业的经营,这是第一种盈利的方式。

第二,我们对唐乡在地食材的生产和销售。

第三,景区的开发和运营。

第四,特色商品的研发和销售。

所以我们简单的概括,唐乡实际上是由两部分重要的内容组成的:

第一,农民废弃和闲置院落的再利用。

第二,在地食材的包装生产和销售。

所以大家从唐乡的微网站上可以看到,我们不仅仅有酒店的预定,还有唐乡特色在地食材的线上销售。

总之唐乡的开发是综合的、多维度的,是全面的,我们对于唐乡的理解也是在不断的深入和不断的调整之中。至少到目前为止,唐人已经从唐乡的开发建设和运营管理中,获得了诸多的综合收益,这些收益对于唐乡的转型升级是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这个月开始我们会不断的举办有关唐乡和乡建的沙龙,欢迎大家持续关注唐乡,我也更希望我们越来越多的同行,越来越多的城市人群,能够以实际行动参与到具体的乡村建设中去。而这种乡村建设绝对不是简单的城市文化、资本、技术、人才等的输出,实际上是乡村和城市的共融。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想说“乡村让生活更美好”。

20.jpg

张晓军老师,国家住建部、国家旅游局“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村)”评定专家,全国休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唐人智库创办人,致力于将国内外最先进的管理咨询成果和模式导入中国旅游业。在国内率先提出“规划即营销”的规划编制理念,主持建立中国第一个城市旅游竞争力评价体系,在国内较早开始乡建的旅游规划设计和研究。在乡村旅游“北京模式”等大量研究成果基础上,提出了乡村旅游发展的第四阶段——“乡村生活”观点。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本月热点

热门TAG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